血色回忆

一只不务正业的非著名清水甜文写手。

匿名书迷(何白)

何作家×白读书
这是 @残雾 的点梗,接下这波小甜饼www

因为本人今天生日,所以今天连更庆祝~

注意!!本文中白读书哥哥大片儿和魏民谣弟弟魏小乐未死亡!也不存在明侦里的连续自杀案件!

       “真是夜湖美景八月天呐,是写作的好地方,先去找个客栈住下吧。”
        此时,你如果从无忧客栈房间的窗户向外看去,可以见到一位疑似作家的男子乘着舟缓缓靠向岸边。
        而在无忧客栈四号房,正在和哥哥大片儿聊微信的白读书,听到窗外的声音,立马跑到窗边,因为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从事写作十余年、出版了无数畅销书籍、获得了无数个文学奖项的著名作家——何作家。
        白读书一脸惊讶地看着那个他最熟悉的、时常出现在电视上、杂志上、网络平台上的身影一点点靠近湖岸。
         还没等白读书从见到自己最喜爱的作家的激动和惊喜中回过神来,楼下再次响起说话声。
        “无忧客栈……不错,就在这里住下吧。”
        “作家先生,这是您的房间钥匙,希望您在夜湖玩的开心。”
         “多谢老板,我就先上楼了。”
         “叮咚”,微信消息铃声把白读书拉回了现实。
        “敬亭,怎么了?”
        “哥……我可能要见到我最喜欢的作家了……”
        “那,敬亭,祝你好运。”
        “嗯,谢谢哥,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聊。”
        “好,晚安,。”
        “晚安,哥。”
    第二天早晨,白读书起床换好衣服,去楼下
吃早饭。意外发现何作家早就坐在沙发上喝茶。经历了一番心里斗争,他决定去打个招呼。
         “何作家,您好。”
         “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您的书迷白读书……很高兴能见到您……”
         “白读书,很特别的名字,应该不是真名吧……”
         “是……我真名叫白敬亭……”
         “可是‘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敬亭?”
         “是的……”
         “真是好名字,我真名叫何炅”
         “我可以……叫您何老师吗?”
         “当然,那我叫你小白,可以吗?”
         “当然可以。”
         “你比较喜欢哪本书?”
         “您最早期写的《似水华年》。”
         “我最喜欢的,也是这本……”
         “小白啊,起这么早。”
         “撒博士,您也很早啊……”
         “早安,小白。”
         “早安,鸥姐。”
     看着笑着向大家打招呼的白读书,何作家在心中感叹:小白……真是个好孩子啊。长得白净好看,性格又乖巧……恐怕全国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可爱的孩子了……
       “早饭好了,十分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
     潘打工端来了早饭,打断了何作家的思绪。
          “没事没事,并没有等的太久。”
          “今天的饭依旧味道很好啊。”
          “大家过奖了……”
         “小白,多吃点啊,看你都多瘦了。”
         “就是啊,小白,这个给你。”
          “谢谢鸥姐,谢谢撒博士。”
         “不谢不谢。”
         “都是老熟人了客气个啥。”
         “潘老师,忙了一早上了,也多吃点吧。”
         “小白,你吃好就行,不用管我……”
         “那怎么行?来,这个给你。”
         “谢谢……”
         “潘老师不用客气。”
         大家都赞叹小白的乖巧懂事,何作家也一样。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早饭结束了。
        何作家看着面前的白读书,想到了那个经常给他写信的小书迷,一样的乖巧可爱,一样的温和懂事。记忆逐渐开始与眼前的孩子重叠。
        “你很像之前一个经常给我写信的书迷第一次给我写信时他是个15岁的初中生,9年了,他一直在给我写信。听说他那年考了北大,他哥哥也因此很高兴。”
       “是吗,我也在北大上学,也有个哥哥,叫大片儿。”
       “小白你多大了?”
       “二十四岁。”
       “那就没错了……”
     “抱歉,您说什么……”
     “没事,没事……”
     不知不觉,两人从十点聊到了正午。
     手机响起,白读书看了一眼,发现是哥哥给他打视频电话。
     “那个,何老师……我能接下视频吗?”
     “可以……”
     白读书一面道谢一面接了视频。
     “哥……有事吗”
     “没事没事……就问问你吃饭了没……”
     “我吃过了,哥,你呢?”
     “吃过了。敬亭啊,你在跟何作家聊天吧?”
     “嗯……”
     “你们先聊,过会儿我再打过来。”
     “好。”
     大片儿挂断了电话。
     “小白,刚才和你说话的就是你哥哥吧?”
     “嗯,是,本来我想让他和您认识一下,可是他挂的太快了。”
     “没关系。”
     “不过,我这里有他的照片,有兴趣的话您
可以看下。”
     “那,方便现在看吗?”
     “当然。”
     照片一张张翻过,有大片儿自己的,也有他的作品。
     “你哥哥是摄影师?”
     “嗯,职业的。”
     “拍的真好。”
     “一般啦。”
     “这张……”
     “是我上初三的时候拍的,我哥哥比我高一年级。”
     “哦,你那时候挺可爱的,不过……现在也可爱。”
     “谢……谢谢何老师。”
     “不用谢,确实挺可爱的。”
    何作家已经确定白读书就是匿名给他写信的小书迷。因为有一封信里附带一张照片,和现在他看到的这张一样。他承认,他很喜欢“那个”小书迷。但是,他更喜欢今天的白读书。不过,是那种想关心他,呵护他,把他捧在手心里宠的那种喜欢。
      “小白,你就是……那个给我写信的孩子吧……”
      “好吧……我是”
      “小白,不管你是不是那个孩子,我喜欢你。”
      “何老师,我也……喜欢你。”
      “小白,在一起吧……”
      “好……”
      周围十分安静,连带着正午火辣辣的阳光都变得温和,两人坐在沙发上,交换了生涩的一吻。
       后来,鸥活泼、撒博士、潘打工和隔壁魏了谁客栈的老板魏民谣、魏民谣的弟弟魏小乐,都送上了他们最真诚的祝福,并帮他决定,婚礼要在荷兰还是伦敦举行。
     让我们祝贺何作家喜获知(伴)音(侣)一枚。
      也祝这对新人永远幸福,生活永远像热恋一样甜蜜。
————小剧场————
(荷兰教堂)
“何老师,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写信人的?”
“很好判断啊,毕竟有个比他大一年级的摄影师哥哥、乖巧可爱、又聪明、长得还好看的小孩不多了。”
“何老师……”
“小白,哦不,敬亭……害羞了?”
“哪……哪有……”
“噗……耳朵都红了还说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
“好好好……没有没有……”
“大家都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吧。”
“走,回家……”
“嗯……”
(作者:没错,某何姓作家在荷兰有一套房子。)
————FIN————

杜村“猎骑”事件(魏猎人X白骑士)

这是 @叁拾柒 的点梗
白骑士视角

      听说杜斯特瓦德村有狼人出没,同时,预言家也在那里。要是找到预言家,我以后猎杀狼人就更有把握了。不过,要是没有……管他呢,去看看总比不去强。
     于是,我骑上我的骏马,带上我的家传宝剑前往杜村。
      大概是我的马很兴奋,跑的飞快,差点没把我甩出去。当然,我也很兴奋,终于不用在家里瘫着了,再瘫下去就发霉(长蘑菇)了。
       我很快就到达了杜村,村子里十分安静,感觉并不像有狼人的地方。
     “呦,兄dei我咋没见过你啊……”
    我扭头向说话的人看去,发现那是一个猎人打扮、三四十岁的男人。
      “我是Knight白,外地来的,专门猎杀狼人。听说这里有狼人出没,过来看看。你可以叫我白敬亭”
      “我叫Hunter魏。是全村唯一有枪的男人。你可以叫我魏大勋。”
       “长崎大勋花的大勋?”
       “你咋知道?”
       “猜的。”
       “还有我的是‘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敬亭。”
       “挺好听的,可以叫你小白吗?”
       男人笑起来脸上的梨涡十分明显,到是显得他有点帅气。
       “你还真是自来熟,哪有刚见面就小白小白地叫的。”
      “诶诶?不行吗……”
     那男人脸上的委屈显而易见,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
     “好好好……可以……”
    (魏大勋:小白好可爱!脸蛋可爱,眼睛可爱,鼻子嘴巴都好可爱还有泪痣……脸红了……好想亲一口……)
     “诶?那太好了! 哦,你也可以叫我大勋……”
     “我不叫……”
     “叫嘛叫嘛~”
     兄dei,形象呢?狗尾巴都实体化啦!
     “行了,八爪鱼似的,我叫,行了吧?大—勋?”
     “到!”
     男人立马换了副正经八百的模样,行了个军礼。
     苍了个天,光跟他耗了,正事还没办呢!
     “听说你们村有狼人?”
     “是啊,本来二十年前都被消灭了,可是不知咋的现在又出现了。”
      “预言家在你们村?”
      “这……大概吧,就算有,恐怕也只有村长知道。”
      “也是,狼人月圆之夜才会变身,白天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万一预言家被狼人盯上就不好了……”
      “那个,我们村的狼人还不少,一天杀不完,小白你最好找个地方暂住。”
     “那有什么地方可住吗?先说一下,我不想住Farmer甄的农场,那儿有蘑菇……”
      “这……除了农场,还真没什么地方可住……
要不……你住我家?”
      “好吧,不过,先说好了,我只是因为没地方可去!”
      “行行行,少爷您说了算~”
      (魏大勋:耳朵都红了还嘴硬……口是心非……不过我喜欢……)
      魏大勋的家里可以说是非常整洁了,要不是墙上的兽皮、地上的剥皮工具和桌上的猎枪,真看不出来屋主是个猎人。
     “我家只有俩屋,左边这个是我住的,右边那个,经常没人住,不过除了尘土多点,别的都说的过去。”
     “能住就行。”
     “很晚了,去睡吧。”
     “你是不是傻……不换衣服怎么睡啊”
     “哦哦哦对,小白你先回房间,我去找件衣服给你……”
      五分钟后,魏大勋光速到达,手里拿着一件大长袖衫。
     “小白,凑合一下吧,你太瘦了,我的衣服不合适。”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似乎的却比他瘦了一圈……
     穿上衣服后,魏大勋突然就流鼻血了……他还一直盯着我看,我没忍住用卷纸呼了他一脸……遭了……我脸怎么这么烫??
    (魏大勋:这红红的脸蛋,这白嫩的皮肤,这诱人的锁骨,还有这大长腿……惨了,鼻血忍不住了……)

      “好吧……”
      “好了,太晚了,睡觉吧。晚安,小白~”
      “晚……晚安,魏……”
      “嗯?”
      “……大勋……”
      “真乖~晚安~”
      真是拿他没办法……
     就这样,我在傻金毛猎人家里的借宿生活开始了。
       第二天早上……
      “小白?”
      “还在睡啊……”
      “别闹……再让我睡会儿……”
      “噗……还真是……”
     (魏大勋:睫毛好长,嘴唇真好看……怎么看都好可爱……想亲……)
      “唔……魏大勋?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十分钟之前……啊!疼疼疼!别掐!”
      “你干嘛了?”
      “没干嘛啊,就是看你啊……”
      “看个什么劲啊……”
      “你好看啊~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还有泪痣都……”
       好吧……我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用手捂住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的冲动。
      “还说不说了?嗯?”
     “五八缩惹……”(我不说了)
     “真的?”
     “的惹!五的踢哈四!” (当然!我对天发誓!)
     “好吧,这次就饶了你,下不为例!”
     “谢骑士大人不杀之恩!小的再也不敢了!”
     “行了,别贫了。”
     “遵命!”
     “骑士大人,小的……还有话没说。”
     “什么?”
     “我喜欢你!”
     “什……唔!”
     还没来得及说话,魏大勋就揽着我的腰亲了上来,还是法式深(舌)吻……
      “哈……”
     终于停了,刚才被魏大勋以舌尖撬开牙关,在我口腔中肆意搅动的画面却依然过电影一般在我脑海中闪过……不亏于猎人身份,舌头比子弹还快……
       “所以,骑士大人,会如何回答小的?”
      “我判你勾/引上司之罪,以我的心为牢房,终身监禁。”
      “骑士大人……小的Hunter魏,哦不,魏大勋认罪,并接受判决,终生不悔……”
————作者有话说————
     后来,据知情人士,治安官Strong何、酒吧老板Beer撒、面包房店长Cookie晶和农场挤奶工Milk潘表示,每天都能见到骑士和猎人腻在一起,走路都要粘着对方、各种打情骂俏、各种虐狗撒糖……甚至就连猎杀狼人也你侬我侬……这片土地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N次幂的狼人因为受不了而将自己一头撞死在石头、木桩等坚硬物品上。剩下的……才是被杀的。
       不过……知情人士们同样表示可以出钱把他们拎去扯证……并提供婚礼策划一条龙服务……
      最后,让我们恭喜这对新人!祝他们白头到老、百年好合、balabala……
——小剧场——
(洞/房后)
“宝贝~骑士大人~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不知道!”
“说嘛说嘛~”
“好好好……我说……从见到你的第一刻开始的……”
“我也是哦~我最宝贝的骑士大人~mua~”
“行了……别恶心了,睡觉。”
“晚安~我的骑士大人~”
“晚安……我的……金毛猎人”
————FIN————

     这就是杜斯特瓦德村的“猎骑”事件之闪婚日记兼狼人灭绝真相揭秘(bushi)
      好了,下次再回~886~

   

今天的五官练习
依旧咸鱼
(左眼的空缺是因为画太重反光了)

我爸在内蒙古的同事弄来的小松鼠,超好养,给面包吃面包,给香蕉吃香蕉……

补发的店铺装潢,感觉真的别具匠心

逛完超市一时兴起,就来吃米线,第一次来,酸菜鱼的,味道不错,米线筋道爽口,鱼肉很鲜嫩,油菜和胡萝卜很新鲜,还有炒的黄豆粒,脆脆的,汤浓而不腻,还送了一杯饮料,就是有点小贵。环境不错待会补发图片

all晴.奶爸奶妈抢娃大作战(4)

      风和日丽(并不)的一天下午,小晴明本来在庭院的樱花树下和玉藻前玩,听见后院隐隐传来猫叫声,拉拉玉藻前的衣角,“大舅,后院好像有猫在叫,可以去看看嘛,就看一下。”
      玉藻前明白,那是荒川之主引来的猫,但还是对晴明说:“你听错了,什么都没有。”
      晴明虽小,却十分精明,发现玉藻前在撒谎,急了:“就看一下嘛~就一下,好不好嘛~”
      “好好好……走吧。”玉藻前果然还是架不住晴明拉着自己衣角,浅蓝的眼睛满是水雾,楚楚可怜的样子。只得妥协。
      “大舅最好了~”见玉藻前还是心软了,小晴明瞬间破涕为笑。
      玉藻前:外甥太可爱,想【和谐】日
      一进后院,晴明就跑到了荒川之主旁边,逗弄起那只鸳鸯眼的小白猫,玉藻前就这样被晾在了一边。
      荒川之主看着专心逗猫的小家伙,笑得格外温柔。
       “谢谢荒川叔叔~”小晴明抬起头,猝不及防地亲了一口荒川之主的脸颊,荒川之主用小人得志的眼神瞟了一怒极反笑,快把折扇折断的玉藻前。
      荒川之主:23333,老狐狸,让你得意
      玉藻前:荒川之主你丫的有本事就别耍这种小把戏!(堕天)

      恰巧回来的万年竹看着这一幕,愣了三秒,反应过来之后,心情和表情同步复杂。
      万年竹:呵,玉藻前,嘚瑟不了了吧?荒川之主,收起你的笑,还真是S多压死一个人啊。
      “万年竹哥哥~你看,这是荒川叔叔给我找来的~很可爱吧~”小晴明抱着小白猫跑到万年竹面前,看向他的眼神满含着期待和欣喜。
      “……可爱,很可爱,非常可爱”万年竹见状,又愣了三秒后回答。
      “真的?”小晴明十分惊喜。
      “真的。”万年竹笑容满面。
      “谢谢哥哥~”小晴明抱着万年竹的大腿,更加兴奋。
      万年竹脸色微红:猫可爱,但是你更可爱。
      “大外甥,快过来。”玉藻前唤道。
      “大舅,有事嘛?”小家伙走过去,问道。
      “来,给你看样东西。”玉藻前带着晴明进了卧室,拿出一把渐变蓝的蝠扇,扇面绘有一只展翅的丹顶鹤。
      “喜欢吗?”玉藻前问道。
      “嗯!”小晴明点头如捣蒜。
      “那就给你好了,这是我在百鬼夜市*买的。”
      “谢谢大舅!”小晴明给了玉藻前一个熊抱。
      “好了,天色晚了,去睡吧。”
      “我要和大舅一起睡!”小家伙筛子似的摇头。
      “好。”玉藻前将小家伙拥入怀中,抚摸着那头柔顺的雪白的长发,感觉着怀中人逐渐变得轻缓均匀的呼吸,愉悦地勾起唇角,揽着雪发覆盖的后脑,阖上暗金色的兽瞳。
      正厅内,又一次被玉藻前糊了一脸原谅色的众式神面色凝重。
      啧,看来要采取行动了。
今天的阿爸,依旧萌萌哒~
————TBC————
PS  * 百鬼夜市   :妖怪们在妖界的活动点,一到子时(妖界时间,在本文世界观里相当于人间的正午)热闹非凡。

     

all晴明点梗·奶爸奶妈抢娃大作战(番外)

     只是番外, 晴明没有变小请注意
我发现我家崽们最近特别奇怪,老是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吵红眼了甚至会大打出手!我寮都成了修罗场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1L    叫我欧皇  (楼主)
如题,我寮最近一直不太平,搞得我跑来跑去得都要斯巴达了!正在向中国国宝方向发展……

2L    专业带娃没毛病
晴明,最近那么多事,
你也累了,
孩子们我来看着就好。

3L    成为我的花肥吧
大人,有谁找你麻烦,
就告诉我,
我把他们通通变成我的花肥。

4L   叫我女王
不嫌弃的话,
阎罗殿这边,
也可以帮忙。

5L   生死簿不能忘
有书写任务的话,
乐意效劳。

6L    老子不管割麦子
对付那些小喽啰,
不劳大人费心,
我去就好。

7L    行书还是情书
大人,先去歇息吧,
匣中少女,
去备些安神香来。
@香薰世家

8L    香薰世家
这就去。

9L    就挂雪球你管我
晴明,抱歉,
我这就去暴风雪冻死他们。

10L  今天也要讲故事
我的青灯蠢蠢欲动。

11L    晴明即人间大义
……晴明,吾来道歉了。
【负荆请罪.JPG】

12L  天邪鬼吞
大天狗你丫的干了什么?
【怒发冲冠.JPG】

13L  叫我欧皇(楼主)
@吾之大义为汝,
说说你错在哪了?

14L   晴明即人间大义
吾不应该趁汝睡着
在汝头发上扎花头绳
然后嫁祸给玉藻前……

15L  离你们舅妈远点
大天狗你是不是
又皮痒痒了?
【堕天】

16L  抢人不成我吞刀
看好戏

17L  社会输出你爸爸
楼上+1

18L  叫我欧皇(楼主)
你们够了,
大天狗,你继续。

19L  晴明即人间大义
不应该以汝的名义
叫红叶单刷火麒麟十层……

20L  尴舞不怂
大天狗你居然这样!!!
晴明大人对不起妾身错怪您了!

21L  就挂雪球你管我
LS,你右手边
第二个柜子
第二层第二格
第二瓶是镇静剂
22L  叫我欧皇
捏大蛇谁去。

23L   桃花灼灼
大人带上我!

24L   蓬莱玉枝
我也要去!

25L  天邪鬼吞
本大爷必须去!

26L  离你们舅妈远点
我也去吧,
就当做活动一下筋骨。

27L  尴舞不怂
大人,妾身也去!
妾身要以实际行动
向大人赔罪!

28L  寻找命定之人
带我一个!!

2晴明即人间大义
妖狐,汝不许去,
应该吾去。
(羽刃暴风)

30L  寻找命定之人
大天狗!凭什么你去?
(突突突)

31L今天也要讲故事
你们都给老娘消停点!!
晴明大人都快被你们
气晕过去了!

32L寻找命定之人
青行灯,
别以为你多我一个S,
就可以嚣张!
今天小生要突二十连,
谁也别拦我!
(突突突)

33L今天也要讲故事
来啊,
老娘的青灯,
就没怕过谁!
(吸魂灯)

34L带你去看流星雨
都在吵什么!
我去才对!
(天罚·月)

35L盾我开的不服憋着
晴明,小心!
(风符盾)

36L别叫我傻X
你们都小心点!
要打去别处打,
伤了晴明的话……
我跟你们没完!

37L剁椒鱼头
你们没长眼吗!
晴明还在呢!
打个头啊打!

38L吾不是鱼老板
我说你们,
能考虑下晴明的感受吗!

39L正中红心
你们……
(无我)

40L狐和鱼
你们都给我住手!
晴明已经够心烦的了!

41L吃我一记破魔矢
晴明,还好吧,
@叫我欧皇

42L叫我欧皇
还好,谢谢博雅。
都别闹了,我自己选带谁。

43L正中红心
大家都看见了吧?
都安静一下,
让大人自己选。

44L桃花灼灼
大人您带谁去?

45L叫我欧皇
辉夜、大舅、荒、连
还有花鸟,你们跟我去。
@蓬莱玉枝、@离你们舅妈远点、
@带你去看流星雨、@盾我开的不服憋着
@不是奶妈是输出

46L蓬莱玉枝
来了来了!!

47L离你们舅妈远点
早就准备好了

48L带你去看流星雨
已就绪

49L盾我开的不服憋着
来了

50L不是奶妈是输出
终于轮到我上场了。

————蛇窝中————
(某八岐作死专对晴明出招中)

51L蓬莱玉枝
八岐大蛇你个不要脸的
居然敢专打晴明……
我今天就让你看到,
虽然我是个孩子,
但依然可以
一蓬莱树干砸死你!
(蓬莱玉枝)

52L带你去看流星雨
八岐大蛇!
居然敢欺负我媳妇!
不把你打上天我就不叫荒!
(天罚·月)

53L盾我开的不服憋着
晴明,我会保护好你。
八岐大蛇,有我在,
你就别想伤害晴明。
(风符盾)

54L不是奶妈是输出
八岐,我一定会让你看到,
我并不是只会奶,
我也可以保护晴明
(花鸟相闻)

55L离你们舅妈远点
八岐,我会让你知道,
伤害我外甥,有什么下场。
(堕天)

——八岐被众大妖秒杀,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五星生命针女六星速度三味和两个六星防御破势后,总结道:打谁都不能打安倍晴明,尤其是出场的几乎都是暴力输出的情况下!

——寮内,捏八岐归来的五式神脸色极黑——

56L去你的白旗
这是怎么了……

57L带你去看流星雨
别提了!

58L盾我开的不服憋着
八岐大蛇那老抠门,
不给暴伤不说

59L蓬莱玉枝
还他妈的

60L是输出不是奶妈
专打

61L离你们舅妈远点
我外(xi)甥(fu)

62L正中红心
那可真该死……
(拉弓引箭)

63L社会输出你爸爸
+1

64L专业带娃没毛病
+2

65L成为我的花肥吧
+86

66L叫我女王
+110

67L开赌场的
+10086

68L琴音绕梁
破队形,
下次带我去,
一发疯魔琴心neng死它。

69L体验一下风中凌乱
我下次一定去斩了它。

70L社会烟总
下次我让烟鬼呛死他。

71L人面兽心
……放只鬼尬死它。

72L老娘和针女没关系
毒针扎死它。

73L离你舅妈远点
@叫我欧皇,
大外甥,要来我这避一避嘛。

74L叫我欧皇(楼主)
当然!!!

————您的好友【叫我欧皇】已下线————

75L晴明即人间大义
玉藻前……给吾等着
(羽刃暴风)

76L带你去看流星雨
……MD玉藻前又搞事了……
(天罚.月)

77L竹竿直
组队刷玉藻前谁去?

78L抢人不成我吞刀
带我一个!

79L今天也要讲故事
楼上上等等我也去!

80L天邪鬼吞
别TM磨叽了,
一起去不就行了!

81L开赌场的
+86

82L专业带娃没毛病
+110

83L行书还是情书
+119

84L琴音绕梁
+120

85L叫我女王
+10086

86L成为我的花肥吧
+1008611

87L生死簿不能忘
@竹竿直,
还需要写生死簿的

88L老子不管割麦子
还需要一个收魂的

89L去你的白旗
还需要一个做善后处理的

90LL香薰世家
需不需要上香的?

91L是输出不是奶妈
@桃花灼灼,给奶吗?

92L桃花灼灼
给吧。
出份力也不错,
还需要一个盾。
@盾我开的不服憋着

93L盾我开的不服憋着
来了。

94L就挂雪球你管我
没来晚吧?
@竹竿直

95L竹竿直
没有,
来的正好。

96L尴舞不怂
还有妾身!

97L蓬莱玉枝
这个世界怎么了?
我还是个孩子啊……

98L鹄鸣花薰
楼上表达了我的心声。

99幸运套环
楼上加一!

100L狐和鱼
……又要半夜搞事了……

10L吃我一记破魔矢:
神乐,
小孩子
要赶快去睡觉

102L良辰吉日
呵呵,
又是
一个修罗场的
不眠夜……
——————FIN?——————
——长剧场:
狗子:皮这一下一点都不开心……
茨木:狗子把心眼套还吾!
狗子:吾如果拒绝呢?
茨木:那就开战吧!(地狱鬼手)
狗子:吾随时奉陪。(羽刃暴风)
藻舅:呵,扒了茨木心眼套来整我……
害得我差点独守结界!(堕天)
红叶:骗我去单打火麒麟十层
害得我误会了大人!来吧
尬舞吧!(死亡之舞)
草爹:来来来,你们尽管打,
你爸爸我今天只奶不输出!
晴明:你们都给我住手!(言灵.缚)
咳咳咳……
红叶:大人您怎么了?
是不是他们惹您生气了?
大天狗茨木!给我出来!
狗子:晴明吾错了……(负荆请罪.JPG)
茨木:阿爸吾错了……(士下坐.JPG)
晴明:好了原谅你们了,
再有下次,都给我滚去小黑屋!
众式神:明白!
————真.FIN————

all晴明点梗·奶爸奶妈抢娃大作战(3)

        依旧是以藻晴为主,其余的就是个铺垫

“……这是怎么了?”打完风麒麟回来的酒吞、茨木和荒看着坐在案台前画“符咒”的小晴明,三脸莫名其妙。
       “我这是最后一次说,打本的时候被敌方法阵弄得。”八百比丘尼无奈扶额。
      “啥?谁干的?不想活了?”酒吞、茨木一脸愤怒。
      “……龙,跟我去打爆那只妖”荒也很生气,自家媳妇怎么能被别的妖这样欺负?
       “酒吞哥哥、茨木哥哥还有荒哥哥打麒麟辛苦了,给你们画的~”小晴明拿着三张纸,笑着向三只大妖撒娇。
        酒吞:我去……这也太TM可爱了
        茨木:啊,太可爱了,不愧是我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媳妇……(此处省略一万字的balabala)
        荒:决定了,等媳妇变回来就成婚~
        三人接过来一看,才知道晴明是在画他们。
      酒吞:别说画的还挺像。
      茨木:哇,画的太像啦,不愧是我多才多艺、心灵手巧的大媳妇……(依旧省略一万字的balabala)
      荒:啊啊啊,太好了,媳妇画的必须珍藏!
      比丘尼:他们怎么了……
      “喜欢嘛?”小晴明满眼期待的看着三只大妖。
      “喜欢/当然喜欢啦/晴明真棒呢~”
      “太好啦~”小晴明闻言喜笑颜开。
      “……发生了什么?”正这时,打完斗鸡的药郎回来了,看着正厅的一堆大妖和一只小团子,懵逼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打本时敌方法阵弄得。”荒打破了沉默。
        “……这样啊”
       药郎:媳妇,等着,我这就去端了那小妖怪的老巢!
        “卖药郎,你去哪?”比丘尼有种不好的预感。
      “……去打本。”药郎回答。
      “药郎哥哥,陪我玩嘛……”小晴明用白嫩的小手拉住了药郎的衣角,声音里有些哭腔。
      “好,哥哥陪你玩。”药郎终于是架不住了,心头一软:看在我可爱的媳妇这次就放过那个小妖怪。(控制鼻血中。)
      “晴明,不行哦,药郎哥哥要去打火麒麟,来,大舅陪你玩。”玉藻前再次突然出现:呵,我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你们吃我侄子豆腐呢?
       “那……药郎哥哥你去打火麒麟吧,我去和大舅玩了。要平安回来哦~”单纯的小晴明就这么相信了玉藻前,跑了过去。
      “大外甥想去哪里玩啊?”玉藻前抱着小晴明,满面春风。
      “大舅,我想吃苹果糖~”小晴明眨眨眼,对玉藻前说道。
      “好,大舅带你去买。”玉藻前宠溺地笑了。
      “耶~买苹果糖去喽~”小晴明拍着小手,十分高兴。
        ——集市里——
       玉藻前看着怀里大口地咬着苹果糖的小外甥,心花怒放,忍不住亲了一口小家伙白皙的脸蛋。
     “最喜欢大舅了~”小晴明笑着亲了一口玉藻前的脸颊。
      过往的人无一不回头羡慕地看了一眼这对亲密的舅甥。
      ——寮里——
      狗子、崽崽、山风、酒吞、茨木、荒和药郎脸色黑得堪比鬼使黑的皮肤少时黑羽。
       解除咒术的鬼使黑:关老子什么事啊!(别问我他是怎么挣脱言灵·缚的)
       狗子:……玉藻前!吾不会放过汝的(羽刃暴风)
       崽崽:啊啊啊,这个老祖宗!我不甘心!(突突突)
       山风:……又被玉藻前占了最大的便宜……(斩)
       酒吞:MD,不把媳妇抢回来,我就永远不喝酒!(鬼葫芦)
       茨木:有必要去买一套新出的叫那什么……青竹白雪(有毛绒绒的茨球)的皮肤了……(地狱鬼手)
       荒:下次绝对干掉玉藻前!(天罚.月)
       药郎:麻烦了,玉藻前,我打不过啊……
      玉·人生赢家·藻·护外甥(妻)狂魔·前:外甥(女?)婿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绝代大妖之妻。
    今天的阿爸,依旧是萌萌哒的呢~
       ——TBC——
下章出场:荒川、万年竹~